首页 | 图库 | 星座 | 生肖 | 周易 | 新闻 | 爱情 | 知识 | 奇闻 | 财务 | 博客 | 广场 | 祝福墙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 繁體中文
正式开通,原主站用户可直接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爱情信息 > 爱情专区 > 两性私语

女美容师的直肠

时间:08-17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心结网

        「嘻,又撞邪了!」

      入夏以来,这是二叔最常说的一句话,台湾百业萧条、许多小老百姓无以为继的今天,我们这家小小的房屋中介公司,居然连续三个月业绩破五百万,每个月都能成交好几个大案子。

       说起来也奇怪,90年我退伍之后就跟著二叔在台南做中介,小公司名气不大,两年来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总想在这年头有口饭吃已经是幸福了。谁知道从六月份签了那几栋别墅开始,奇迹一般竟然客户开始源源不绝的出现,头一次感受到收订金收到手软的滋味。二叔一直认为是有好兄弟在暗中协助,每次看到我带著订金收据回来,总是要说上这么一句……

      可上星期这一摊不同,买主是个台北下来的大学教授,说是要到成大来服务举家搬迁,看看房子实在满意就这么付了三十万的现金,困难在买主人在台北,也希望能在台北签约。可业主却是个在地的台南人,本来还老大不乐意的:「厝嘸免卖哪远……走到台北去……叫伊下来台南签啦!」我和二叔求爹爹告奶奶的才硬是让对方点头,本来嘛,这年头房子有人肯买就偷笑了,还图什么安逸呢?

      就这样,星期二开车载著业主夫妇两个上了台北,还好我在台北当的兵,要不内湖的路还真不好找。买方和卖方都小心的结果就是约要签很久,从下午两点在代书那儿搅和到四点,约签完了,业主夫妇再三感谢我们帮他把房子处理掉,两口子大概是事空心安乐,说想在台北玩两天再回去,就这样我一个人空车回台南。

      回程一上高速公路就刚好碰上塞车,挨到苗栗都快七点了,下交流道吃了点东西。实在是累得紧,就打电话回台南跟二叔说很累想在苗栗休息一晚,明天中午再回去。

      找了家蛮别致的汽车旅馆,洗完澡精神又来了,出去逛逛吧!一个人走在不很繁华的苗栗街头,真不知要做啥。想说累找家指压店推一推,可苗栗市逛半天只看到几家「爱芝兰」、「美梦兰」之类俗俗的全套店,连个像样一点的美容指油压都没有。

       心中正为苗栗的男人感到难过时,忽然看到一家很独特的店面,浅色原木的装潢,大片透明的玻璃橱窗里排著一列列的精油瓶罐,招牌上写的是「XX香精油专卖店」,旁边一排小字「附设精油推拿」,金色的珠宝灯把店里照耀出一片的晕黄,非常高雅的感觉,就像是女子美容精品店一般。我找了半天,实在找不到「男宾止步」的告示牌,便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您好,欢迎……」三十出头的男子从里面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要看香精油?」他很自然的直接走到展示柜前,看年纪应该是店东。

      「我看招牌这里有做精油推拿……」我说明来意。

       他似乎有点为难,看了看錶又抬起头来看了看我:「我们这里是做纯的……

       不过师傅刚刚已经下班了,我们这边推拿是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六点……」我连声抱歉正想推门离去,他又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有一位小姐,不过她只做指压,不知道先生您……」我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事,问清楚价钱指压一个小时才五百元,就点头答应了。

      店东带著我进去里头,隔著一间宽大的按摩室,正中央摆著一张按摩床,墙壁一边有著一个矮柜一边是面大镜子,他倒了杯茶放在柜子上给我喝,请我稍侯一下。

      我趴在按摩床上等了大约十分钟,听见外头的玻璃门开啟的声音,然后一个女生和店东出声打招呼,一会儿按摩室的门扣扣两声,我喊了句「请进」,她开门进来:「您好……」我头也没抬回了话,问了些姓啥打那来的闲语,一双手按上我的肩膀,她很熟练地开始帮我指压了,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

      「为什么会跑来做指压呢?」她问了句。我说是自己今天开了一整天的车,很累,她就问我要不要热敷一下,说热敷一下可以去疲累,我说好,于是她说:「那我去弄热毛巾……麻烦您把上衣脱掉。」

      我起来看到墙上有钉著吊衣架,便脱掉了上衣,刚把上衣吊好时她进来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刚一直趴著背对她),短头发的年轻女孩子,长得算不上很漂亮但蛮可爱的,个子小小的有著两个酒窝,穿著一件式的短洋装,没化什么妆却更显清纯

      她看到我赤裸的上身,笑了一下:「身材不错哦!您喜欢运动啊?」

      其实这都要拜朋友所赐,一个国中到高中的死党,大学念体育,退伍后大家一连络,才知道他在健身房当教练,想说好朋友总该捧个人场,就花了三万多买张会员卡,钱一投资下去不去又觉得不值得,运动的习惯就这么培养出来了。两年下来,虽不敢说比得上专业的健身员,但身材十分有型、肌肉算得上结实。

      她又笑了一笑就请我趴好,热毛巾直接盖上来真的比泡热水澡还有效,全身的疲累似乎一扫而空。过一阵子,她把毛巾拿掉,继续帮我指压……

      跟她聊才知道,她才19岁,家在附近开杂货店,白天在家里帮忙看店,晚上闲著没事,本来是为了帮妈妈保健跑去学推拿按摩,等到学会了又觉得自己空有一技之长不用可惜,刚好这里有家精品店兼著有做推拿,不是一般的色情护肤店,大部份也都是女客人,所以就跑来这里兼差了。客人并不多,平常她还是待在家里,有生意时才过来工作

      就这样在她的指头和轻柔的声音下,我慢慢的竟然睡著了……

    「林先生、林先生,做好了……」醒来时她正轻轻地摇著我,原来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天!我居然大部份都没感受到。哈哈!自己笑了笑。她问我在笑什么,我告诉她,然后她也跟著我一起笑。

     看著她甜美的笑容我忽然有股冲动,我问她能不能再做一小时,她告诉我说店要打烊了,那怎么办?

   「那妳去问问老板看可不可以麻烦一下,我难得到苗栗来一趟,就今天累一点,晚些关门吧?」

     她看著我笑了笑,就出去问店东了。隐隐约约听到店东说自己有事不能留,要她还不想休息的话就把钥匙留著,让她去关门。然后两人讨论了一下,听到玻璃门打开的声音、她跟店东说拜拜,然后玻璃门关上还带著锁头「卡」一声,大概是她把店门锁上了……过了一会儿,她回到按摩室里来。

   「那继续吧!」我问她会不会太累,她说自己每天都两三点才睡,「那不然妳再帮我做两小时好了。」她点了点头没反对,我很高兴的趴下继续让她在我身上努力。

       我问她:「店外头挂著是「精油推拿」,为什么妳只做指压呢?」她才告诉我,当初就告诉店东她只帮女客人做油压,因为帮男生做她会不好意思。

       我说:「那妳帮我做好不好?」她看了看我没说话,我再问了一次,她才低声的说:「你真的要我帮你做哦?可是我不太会哦!」我当然说没关系,想想油脂推在皮肤上的感觉,比起这种干推不知舒服多少倍。

    「那我出去拿油……你喜欢什么香味的?」我说我要薰衣草,她笑了一下说自己也喜欢薰衣草。走到门口她又回头说了句:「那你要不要把长裤脱掉?」我点点头便从床上起来。

      错过今夜再难碰头,我知道自己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便故意坐在床沿等她进来,让女生看著男生脱衣服绝对比让她直接看到肉体感觉上来的强烈。看见她走了进来,我赶忙走至墙边吊衣服的地方开始脱长裤,身上剩下一件白色子弹内裤时我转身面对她,刚好看见她正打量著我。她看我转过来了,脸上一红,低下头去,我不再逗她,先乖乖趴到按摩床上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更多

上一页: 大嫂的诱奸
下一页: 温柔的姐姐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游客请勾选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