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库 | 星座 | 生肖 | 周易 | 新闻 | 爱情 | 知识 | 奇闻 | 财务 | 博客 | 广场 | 祝福墙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 繁體中文
正式开通,原主站用户可直接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爱情信息 > 爱情专区 > 爱情信息

俱乐部里的那些事

时间:08-15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心结网

       性奴俱乐部设在偏僻山里的一幢大别墅里,陈倩一进门,就被从里面走出来的  四个穿着三点式女王皮装,却戴着银色狗项圈,赤着双脚踏在一双白色的性感高跟拖鞋上的年轻美女,不由分说把她双手反绑在背后,又在她脖子上拴上了一条黑色狗项圈,将她从她俱乐部的营地里押了出去。  夜色中,山中浓密的树林里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在这寂静的树林中隐约传出哗啦哗啦铁链拖地的声音、皮鞭的抽打声,呦喝声以及少女的呻吟声,给这寂静的树林增添了几分恐怖。羊肠小道上,刚刚从营地里被押了出来的陈倩和十几个美丽的少女一样全身赤裸,每个人手上都戴着粗黑的长铁铐,并被双手反捆吊在背后使她们漂亮的双乳更加坚挺迷人,她们腰上的铁链跨过她们的阴道勒住了插在她们阴道中的木棒,她们美丽的赤脚上锁着沈重粗黑的脚镣,与其美丽的赤脚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她们的脖子上都锁着漆黑的铁颈圈,每个人的颈圈上都用铁链连在一起,第一个少女脖子上的铁链被一个穿着三点式皮装,赤着脚仅穿着高跟拖鞋的大个子女人牵着,还有几个同样装束的女人手执皮鞭抽打着被绑成一串的女奴们向树林深处走去。  这些姑娘都是被阿杰抓来俱乐部的性奴隶。抽打她们的其实也是阿杰的女性奴,只是她们在被阿杰虐待的同时,也替阿杰虐待其它女奴,因此阿杰要其它女奴称她们爲女王。其中领头的大个子女王叫王雯雪,其它三个是林诗宜女王、潘小婷女王和美玲女王。女奴们来到了一片小小的开阔地。  “就地宿营!”王雯雪喊道。于是女奴们被围成一圈用绳子穿过她们背后的绑绳把她们分别吊在她们头顶的粗树枝上,任凭她们戴着重镣的赤脚在身下荡着,铁镣碰撞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几个穿三点式皮装的女人升起火,在这漫长的夜里她们会以折磨这些姑娘爲乐!她们是一些专门以虐待女人爲乐的女虐待狂。  “今晚,我们玩什麽?”林诗宜女王问王雯雪。王雯雪的眼光在女奴们中间扫来扫去,最终停在陈倩的身上。她大声地狞笑着,声音恐怖至极。被吊着的女奴们知道今夜陈倩又不知要被她们如何玩弄折磨了。  王雯雪淫笑着走到被五花大绑吊在树上的陈倩跟前。此时的陈倩由于被反吊头低垂着,在口枷的束缚下晶莹的口水正缓缓地滴在草地上,美丽的长发像瀑布一样散垂在胸前,由于在押解中阴道中木棒的磨擦粘呼呼的淫水随着修长的大脚流到的膝部,戴着漆黑铁镣的赤脚刚刚离开地面。由于痛苦和挣扎身体不停地扭动着,双脚无助地挣扎似乎想找到一个支点来减轻自已的痛苦,这使她那修长的双腿,美丽的玉足,苗条的身材显得格外的美丽。全身束缚着她那美丽胴体的绳索和那漆黑的铁链更使她那散发着幽幽体香的皮肤显得格外白嫩润滑。  王雯雪淫笑着欣赏了一会陈倩天姿美丽的被虐裸体,自言自语地说:“他妈的,这个贱女人真是个天生被用来捆绑虐待的女奴坯子。”于是她拿出两根小细绳分别绑在陈倩被粗糙的麻绳勒的胀鼓的双乳的乳头上,并在绳子的下端系上了两个精致的小银铃,在陈倩的挣扎下小银铃发出清脆的响声。王雯雪又分开陈倩的双腿打开锁在阴部的锁链,猛地拔出插在陈倩阴道中的木棒,然后拿出一个硕大的假阴茎把猛插她的阴部。  “嗯!”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王雯雪恶狠狠地把假阴茎插入了陈倩的阴道又用原来的铁链固定住。接着又用一根粗糙的草绳将陈倩的一双戴着铁镣的赤脚牢牢地捆在一起,再用一根细绳把陈倩两个美丽的大脚趾捆绑在一起,细绳的下面吊上了一个盛满食物的小水桶。  现在可怜的陈倩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阴道里的木棒又给她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玉趾上吊着的小桶加大了她被吊的痛苦,捆在她玉趾上的细绳深深地勒进肉里,两个趾骨像断裂一样疼痛。  “啊——呀!呀!呀!——啊!”陈倩疼的全身不停地颤抖,全身的汗珠随着雪白的皮肤流到脚趾尖,滴进餐桶里。  几个穿着三点式皮装的性虐女王围坐在餐桶旁一边享受着桶内的美食一边欣赏着陈倩受虐的胴体,计划着今晚将如何虐待这个美丽的女奴。  “把她放下来!”王雯雪命令。其他个性虐女王解下了陈倩脚趾上的餐桶,打开了吊着陈倩身体的铁链,陈倩像一只麻袋一样,“扑”的一声重重跌在身下的草地上。陈倩在地上躺了好久才艰难地擡起了头,长发被汗液粘在了清秀的脸上,性虐女王们解下捆在她身上和脚上的绑绳,但仍然让她戴着粗黑的重镣。王雯雪手持皮鞭,啪!啪!啪!在陈倩赤裸的背上抽了三鞭,啊! 陈倩痛的大声惨叫,身体像被电击一样突然绷紧,头和脚猛然擡起,弄的镣铐哗哗乱响 。  “跪起来!”王雯雪命令。陈倩瞪着惊恐的大眼睛,支起身子,裸体带着漆黑长镣铐跪在几个性虐女王面前,又一轮折磨开始了。  陈倩赤身裸体手脚带铁镣跪在湿冷的草地上,泪珠不断地从眼中涌出流过腮边滴在生了锈的长铁铐上。王雯雪眼中流露出兴奋的光芒,她拿起一条细皮鞭不停地抽打着陈倩那对美丽的乳房,在上面留下一道道令人心醉的鞭痕。等陈倩的双乳已变的完全红肿的时候她停止了鞭打,抓住陈倩的秀发喝道:“快趴下,你个贱奴隶,让老娘享受一下母马的滋味!”于是她把细皮鞭的鞭柄强行插入了陈倩的肛门当狗尾巴,跨坐在陈倩带着鞭痕的背上,使劲拽着陈倩的秀发,用皮鞭抽打着陈倩雪白的大屁股,让那里不断地留下一道道鞭痕,强迫陈倩戴着铁镣和口枷驮着她在草地上一圈圈的爬行,陈倩痛苦屈辱地哭泣呻吟着在地上爬着,肛门里的鞭柄让她每爬一步都充满便意, 旁边的性虐女王不时传来漫骂声和哄笑声。  陈倩的身体素质极好,在这样的折磨下爬行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她疲劳至极,整个身体趴在满是碎石的草地上,王雯雪才从她的背上下来。接下来王雯雪又把她戴铐的小手反扭到背后用一根很长的麻绳紧紧地捆住双手把剩余的绳子向上提,绕过她乳房上下在背后打了个死结,这样陈倩又被五花大绑了起来,她双手被高高地吊在背后,绳子把她的乳房勒的坚挺而美丽,王雯雪又用绳子把她的双脚和脚趾捆紧,又把她脖子上的铁链锁在一个树桩上。王雯雪又拿起了皮鞭,开始玩鞭刑。她挥动着皮鞭向被捆绑在地上的陈倩抽去,皮鞭呼啸着打在陈倩赤裸的玉体上发出令人抗奋的啪啪声,她痛苦地呻吟着,在地上无力地翻磙着,似乎想减轻鞭打给她带来的痛苦。啪!啪! 啊! 啊呀! 啪! 沾了冷水的皮鞭不断地抽打着,陈倩不停地呻吟翻磙着 。  王雯雪把陈倩翻过来让她背躺在地上,仍然全身带镣捆绑,然后用一根细铁链系在捆绑陈倩玉足上的绑绳子上,把铁链抛过树叉向上拉直到陈倩的双腿被吊起而肩部刚好躺在地面上时固定。只见王雯雪折了一根树枝狠命地抽打陈倩被吊起的赤脚 。   被吊在树上的十几个女奴,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们被吓坏了,也太累了。她们现在全都停止了挣扎,秀发下垂,戴着脚镣的赤脚无力的垂着一动不动地吊在那里,,她们现在唯一能做的是赤身裸体戴着镣铐被反绑吊在树上,等待着大个子女王王雯雪能够尽早放她们回去。  女奴们被倒吊了两三个时辰后, 王雯雪揉了一下惺松的睡眼,看着陈倩被倒吊在树上美丽的胴体骂道:“这个女人真他妈的结实, 真是个天生用来折磨的好坯子。”于是,她懒懒地说:“把她给我放下来。”几个女王过来把陈倩放下来,让她赤身躺在地上又解开她身上的所有束缚,把她脖子上的铁链锁在一个树桩上。  另外一些女王把其他吊在树上的姑娘也都从树上放下来,让她们五花大绑的带镣裸体跪在草地上,又把她们颈部的铁链相互锁在一起,连成一串。爲了保持女奴们精神的亢奋,性虐女王们拿着细皮鞭在每个姑娘身上轻轻的抽打着,即不给她们过重的伤害又让她们在虐待中亢奋起来。  鞭打结束后她们要押解女奴们回去了, 于是一队白花花的美女被五花大绑拖着沈重的铁镣在皮鞭的驱赶下又沿着蜿蜒的山间小路向前缓缓地行进了,一路上,鞭打声、呦喝声、呻吟声、镣铐声又恢复如初,在山间蜿蜒的小路上留下一幅美丽的令人亢奋的虐待画面。  在两个银镣美女的引导下,王雯雪将这队赤裸的戴镣姑娘押进俱乐部,俱乐部的景象使陈倩惊呆了。 正对着俱乐部门的是一座高大的木制建筑物,在建筑物前面的走廊上有一排粗大的木柱,每根木柱上捆绑着一个全身赤裸带着漆黑镣铐和口枷的美丽少女,每两根柱子中间则吊着一个双手捆绑同样戴着漆黑镣铐和口枷的裸体少女。在木柱的中间有一个高大的坐椅,坐椅前有两个矮木桩,两个戴着黑色粗镣铐和口枷的美少女跪着被捆在矮木桩上。坐椅的两侧也吊着两个同样的少女,她们垂下的戴镣赤脚正好垂在坐椅的两个扶手上,她们的大脚趾刚刚触到椅子的扶手。椅子正前也有一个矮木桩,两个跪在那里赤裸的女孩同样戴着黑色的铁镣,双手被捆在背后身上的道道绳索勒进了细嫩的肌肤,两对乳头上锁着银色的乳链,脖子上的铁链锁在矮木桩上的铁环里。  大院的空地上立着各式各样的木制刑架,架上十几个被捆吊成各种姿式的裸体少女戴着黑色的脚镣和口枷正痛苦地呻吟着,身上布满了道道鞭痕,有大约二十几个戴着银色镣铐和狗项圈全身赤裸的长发美女手持皮鞭在不停地抽打着刑架上的姑娘。大院正中周围几个戴着黑色脚镣和口枷被五花大绑的少女跪在地上,低着头美丽的秀发遮在胸前。大院周围的圆柱木墙上每隔一步就有一个戴着黑色镣铐和口枷的少女被四肢张开锁吊在围墙上。整个营地中每个女人都一丝不挂并且都戴着镣铐和狗项圈,不过是刑具有些不同。  王雯雪和另几个皮装的女王把押来的姑娘带到木屋前,把陈倩解下让她跪在一个矮木桩前捆在木桩上,又让其余的姑娘双腿分开跪好。这时一个带着金色狗项圈,脚链、手链,身上却一丝不挂的美女走过来。王雯雪和这几个皮装女人立刻跪下,说:“报告女主人,新奴已押到。”金镣美女走过来扒下除王雯雪以外的其它几个皮装女人的皮装,又给她们铐上银色的镣铐和口枷,在她们的阴道里插入假阳具。而王雯雪则被带到一个叫李淑如的金镣女奴面前,接受李淑如的特别凌辱。  原来阿杰的性奴隶分爲三等:一等是金镣奴隶,她们是阿杰的性伴侣和情人,具有天生的受虐心理和与阿杰一样虐待其它女奴的权利,她们忠心耿耿地帮助阿杰统治着性营地和阿杰相互做虐待性游戏的特权,下等性奴要称她们爲女主人。金镣奴隶脚穿金色的性奴高跟拖鞋和金色脚链作爲奴隶标志;二等是银镣奴隶,她们是在受虐中表现出色的性奴隶,忠实于阿杰和金镣奴,有机会受到阿杰的直接拷打,她们专门爲阿杰充当性虐奴仆,爲阿杰抓捕和拷打性奴隶,让阿杰观看取乐,是名符其实的性打手,她们以能被金镣女奴拷打爲荣,也是一些受虐狂,下等性奴要称她们爲女王;银镣奴隶脚穿白色的性奴高跟拖鞋和银色脚链作爲奴隶标志。三等是黑镣奴隶,她们是被用来拷打取乐的,只有得到阿杰的喜爱才有可能升爲银镣以及金镣奴隶。黑镣性奴地位最低,白天被用来拷打取乐,戴着脚镣劳动,夜晚被捆绑双手押入地牢,每天早晚还要接受例行的鞭打,然后等待被银镣女奴选出供一天中淫虐使用,其余的则要被捆吊各处用爲装怖。象陈倩就属于这类性奴。黑镣奴隶脚穿黑色的性奴高跟拖鞋作爲奴隶标志和黑色脚链 。但奴隶们在见到上一等的奴隶、在主人面前或特定场合都不准穿鞋子,要光着双脚以表示自己的下贱。除非主人恩准,才可以在他们面前穿上性奴高跟拖鞋或其它鞋子。因此,经常是金镣或银镣女奴正在教训黑镣女奴时,主人来了,金镣和银镣女奴赶紧脱下鞋子,赤着双脚狼狈不堪地跪在地上迎接,脚趾头吓得紧紧地夹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下贱的货色。  金镣女奴李淑如是俱乐部里所有女人中最害怕的女主人,她经常无缘无故地虐待那些女王们。  “王雯雪,你在下等奴隶面前不是很高贵吗?”李淑如冷冷地说道。  “我,我——”王雯雪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你知道要如何伺候我吗?”李淑如还是冷冷地说道。王雯雪咬了咬牙,跪到了李淑如面前,双手捧起她的左脚,把嘴唇触到她的白色高根拖鞋上。这时,李淑如一把揪住王雯雪的头发,把她的脸扬了起来:“你这个奴隶还不够火候啊!舔鞋不知道要先请求吗?”  “ 喔,请允许我舔女主人的拖鞋。”王雯雪忙说道。  “啪!啪!”李淑如抽了王雯雪两个耳光。  “奴隶有穿衣服的资格吗?”李淑如的手仍旧揪着王雯雪的头发不放。  “女主人,我错了,我马上脱。”王雯雪这次怕李淑如再不满意,迅速脱光身上的所有衣服,一丝不挂地跪在她面前。李淑如咯咯笑了。   “去,把抽屉里的皮鞭给我取来!”李淑如指着王雯雪身后的柜子说道。  “是,”王雯雪起身要去拿。  “啪!”李淑如又突然抽了王雯雪一个耳光。王雯雪有点茫然地捂着脸。  “你这个贱奴隶,你有走的资格吗?你只配跪着、爬着!”  王雯雪赶紧爬到柜子面前,从抽屉里取出一根皮鞭,爬回到李淑如面前,把鞭子递到李淑如面前。  “请女主人鞭打奴隶吧!”王雯雪这次学乖了。  “嗯!这回还差不多,不过,声调要再说的贱一点!”  “女主人,求求你鞭打贱奴吧!求求您了!”王雯雪的舌头舔到李淑如的高跟拖鞋上。  “好吧!看你这贱样就赏赐你一顿皮鞭吧!不过,姑奶奶鞭打奴隶的时候不喜欢听到喊叫,你必须忍着。”  王雯雪把屁股厥得高高的,李淑如的鞭子终于抽在了她的屁股上,起初几鞭,李淑如用的力气不大,但越抽越狠,王雯雪疼的大汗淋漓,可不敢喊疼,只能咬牙忍着。 大约抽了五六十鞭,李淑如终于住手了,欣赏着王雯雪屁股上的累累鞭痕。  “多谢主人赏赐皮鞭!”王雯雪跪好在李淑如的脚下。  “主人打累了,让奴隶给您舔脚休息一下吧。”王雯雪感到自己已经逐渐进入角色了。李淑如显然比较满意王雯雪的话,坐到椅子上,把左脚伸到王雯雪面前。王雯雪用嘴咬着李淑如尖尖的鞋跟,把她的鞋脱了下来,放好到一边,然后把嘴贴到李淑如的丝袜上,狂舔起来。李淑如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王雯雪的服务。王雯雪用牙把李淑如的丝袜脱了下来,把她白嫩的小脚含在嘴里,李淑如的脚很漂亮,涂着青色的脚指甲油,王雯雪仔细地舔着李淑如的每个脚趾,连脚趾缝也舔的很仔细,舔到的赃东西,王雯雪全部咽都到了肚里。  “好了,换右脚吧。”李淑如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她把左脚放到了王雯雪的跨部,用脚拨弄起王雯雪的阴部来,这下,一种无法抗拒的快感涌遍全身,王雯雪激动地咬了李淑如一脚。李淑如很生气。开始狠狠地抽王雯雪的耳光。王雯雪一动都不敢动地跪在李淑如面前,任她左右开弓地抽自己的耳光。   “你这个贱奴隶,姑奶奶要好好惩罚一下,让你长点记性。”   “求女主人开恩,饶了我吧。”王雯雪把头触到地上。  “狗奴隶,爬过来,在姑奶奶面前跪好!”  王雯雪顾不得周身的疼痛,迅速爬到李淑如面前,笔直地跪在她面前。  “那双拖鞋舔过了吗?”李淑如指着放在地上的拖鞋冷冷地问。   “舔——不,没舔。”王雯雪不敢撒谎。李淑如轻轻地哼了一声,说道:“去,用嘴把那双拖鞋叼来一只!”王雯雪赶紧转身爬向那双拖鞋,“快爬!”李淑如嫌她动作迟缓,用脚狠踹在王雯雪的屁股上,王雯雪冷不防被踹了个跟头,脸跄在地上,李淑如和其它几个金镣性奴咯咯笑了。王雯雪一看李淑如笑了,心花怒放,估计李淑如会减轻对自己的惩罚,于是爬起来,叼起一只拖鞋,爬回到李淑如面前。 李淑如从王雯雪嘴里拿过拖鞋,用拖鞋底抽王雯雪的耳光,这东西打耳光可比用手打疼多了,几下过后,王雯雪的脸就肿了起来。可李淑如依然狠抽王雯雪的耳光,王雯雪只有咬牙忍的份,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大约抽了20多下,李淑如停下了手,用手掐了掐王雯雪的脸,说道:“不错,肿的挺利害,姑奶奶要让您的脸永远这麽肿着,一旦肿消了,我再打成原样,还不道谢?嘻嘻!” 李淑如用拖鞋轻拍王雯雪的脸。  “多谢主人。”   她从抽屉里取出一根蜡烛,点燃后,对王雯雪说:“狗奴隶,跪好!把背放平,我要先去教训其它女奴,现在在你背上点一根蜡烛,如果我回来后,发现蜡烛倒了,你可要小心,我非剥了你一层皮!”说完,李淑如在王雯雪背上滴了几滴蜡烛油后,把蜡烛固定在王雯雪背上。  “这下看你能不能偷懒 。”李淑如开始到别处鞭打女奴了。 王雯雪只能一动不敢动地跪在地上,生怕把蜡烛弄倒了。原来,这样心情紧张地跪着,比正常跪着要累得多。王雯雪心里开始盼望李淑如早点回来。  李淑如回来的很快。   “主人回来了。”王雯雪马上请安。同样,李淑如全当没听见。没好气地说:“狗奴隶,可以把蜡烛拿下来了,爬过来伺候我吃饭,给我当凳子坐。”  “是。”王雯雪把蜡烛取下来后,爬到茶几前,趴到地上。  李淑如一屁股坐到王雯雪的背上,开始用餐了。  “把我掉在地上的饭粒吃了!以后,这个工作要自觉去做。”王雯雪赶紧把地上的几个饭粒吃到了肚里。吃完饭,李淑如转身又坐回到沙发上。  “好了,把口漱干净,给我舔脚!”  王雯雪把口反复冲涮数遍后,爬回到李淑如脚下,捧起她的左脚,把嘴贴到她的脚底。   “两脚一齐舔,姑奶奶不叫停,一秒也不准停!姑奶奶给阿杰主人舔脚也要这样舔的。姑奶奶用双手捧起那主人的双脚,用舌头左右轮流地给他们舔脚。姑奶奶舔的非常卖力,脚趾、脚底、脚趾缝姑奶奶都舔的非常认真,而且,舌头一点不敢停,舔到后来,舌头都麻木了。可主人有时连看都不会看姑奶奶我一眼。姑奶奶也不敢反抗呢。何况是你这贱货!”  “是,主人!” 大约舔了半个小时,李淑如才看着王雯雪说道:“嗯,姑奶奶的脚被你这条狗舔的很舒服,以后,凡是,姑奶奶我看书啦、吃饭啦、甚至在调教性奴的时候,你都要磙过来给我舔脚舔鞋,听清了吗?你这个贱得不能再贱的东西!”  “听清了,多谢女主人。”   这时,一个银镣女奴过来跪在李淑如面前说:“女主人,凶哥主人叫你过去一下。”  “好的。我马上去。”只见刚才还趾高气扬的李淑如赶紧脱掉脚上的金色性奴高跟拖鞋,赤着双脚跟在银镣女奴后面去见凶哥,回头冷冷地对王雯雪说: “今天对你的惩罚并没结束,你不要高兴太早。等会儿姑奶奶回来, 还要好好地收拾收拾你! ”  “是,主人。”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随着一阵零乱的铁镣声,遂听一声:“主人到!” 所有女人一齐跪倒,接着是一阵皮鞭声和脚镣拖地的声音。女人们不由擡头看去。   这时,一个银镣女奴正走到木屋坐椅的木桩前拿起皮鞭向跪锁在木桩上的两个少女抽去,呼啸的鞭声过后,传来了一阵凄惨的叫声,跪着的两个少女挣扎着乳铃叮当用响。 听到主人来了,正在大发淫威装女王样的银镣女奴也赶紧放下皮鞭,脱掉性奴高跟拖鞋,和其它女奴一样跪倒在地上迎接凶哥。  凶哥大步迈进院子,看上去容光焕发。凶哥一手抓着一根狗链,另一手握住一根皮鞭。狗链上栓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她的脸红红的,眼里含着泪。小腹和大腿上的鞭痕清晰可见。凶哥的背后跟着四名全副武装的银镣女奴。性奴们跪成一片齐声地对凶哥说着欢迎的话。被拴住的女人停住脚,低下了头。令陈倩吃惊的是,被凶哥拴着赤裸着牵进来的是刚才还很傲慢的在折磨王雯雪的金镣女奴李淑如, 陈倩掩饰着自己的震动,依然跪着。凶哥穿过女人堆,走到她身边,宽容地笑着坐了下了。  “坐下!”他命令那个被拴住的女人,猛摔一下狗链,那女人跌在地上。  “又是这样坐。腿分开,你是不是还想再受一次惩罚?”  她垂下眼睛,照他说的做了。陈倩惊异地看着她盘腿坐下,两膝张得很开,对着她和凶哥。虽然她低着头,她的背依然很直,胸脯也挺。她有着平滑的小腹和有力的大腿,其间和很多性奴一样,光熘熘的没有阴毛。她的大腿中间也有鞭痕。凶哥看看地上的女人,玩弄了一下狗链。  “好些了。”他温和地说:“脚就这样伸着。 ”他转过头来对着陈倩,换成了他平时说话的语气:“陈倩,她们没有爲难你吧?”  “没——没有——多谢主——主人调教。”陈倩匍伏在地发抖着说。赤裸着的李淑如也匍伏在凶哥脚下。他扯扯链子,脸色阴沈抌的。她爬过来,吻着凶哥的长袍,高高地撅起臀部。他一脚踢开李淑如。   “过来。”凶哥对陈倩柔声说。陈倩颤抖地爬过去,匍伏在他脚下,吻着他的脚趾。他懒洋洋地绕着她的头发,绕成一根黑黑的长绳,把她拽了跪起来。不用吩咐,她分开膝盖,弯下腰。凶哥咧嘴一笑,眼睛很温柔。  “很好,贱货。你很服贴。求我吧!”他低声说。陈倩咽了一口唾沫。她的喉咙被凶哥用头发缠着。有些发紧,她低低地用一种充满情欲的声音说:“求求你,不要,哦,求求你。”她说。凶哥扬起鞭子,用鞭子末梢拨弄着她的乳头。陈倩象只发情的母马扭动起来,他把鞭子移到她的小腹,戏弄地轻轻敲着她的大腿。  “这就是顺从,”他转过头对衆女奴说。“无论在哪儿,无论是谁,我都能从你们这些贱女人身上找到这些东西。你们都渴望能得到我们金人的临幸。”  “是的,主人。谢谢主人的教导。我们自己心甘情愿给主人做奴做狗。 ”金镣女奴带领着衆女奴齐声说。陈倩看着这一切,眼里写满了仰慕之情。凶哥朝她笑笑,招呼她过去,她顺从地坐在他的腿上,任凶哥的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摸,从乳房到大腿,直到她那双妖妖娆娆的赤脚。陈倩讨好地发出“嘻——嘻——嘻——”的淫笑:“主人您摸得奴婢好舒服啊!嗬——”在夏磊家贵爲女主人的陈倩竟然要讨一个陌生男人的欢心而说出如此下贱的淫声浪语,可见做奴是何等的悲哀! 在阿杰的性奴俱乐部里, 陈倩如厕时,听到性奴俱乐部里的女奴在说着悄悄话。  “那个什麽冰山美人,平时装高傲,又不是被主人玩。”  “嘿,陈倩看她一定被主人插到死去活来,不知有没有插她的肛门?”  “那臭货,有机会陈倩们要好好教一教她。”  “主人昨天要陈倩舔他的脚趾,陈倩第一次做种事,真是呕心。还要替李淑如那贱女人喝尿,真可恶。”  “不要再乱说,谁叫陈倩们只是三级奴隶,小心隔墙有耳。”  陈倩感到极度震惊, 她们说什麽“主人”、“奴隶”,难道她们都是阿杰的什麽奴隶?爲什麽又会说喝李淑如的尿?真可怕 。  李淑如原来是夜总会的三陪女,后来跟了阿杰,给阿杰做情妇兼性奴俱乐部的女王,帮阿杰调教女奴,供凶哥他们来这里取乐。李淑如对女奴们下手异常凶狠,但巴结起凶哥来却是奴顔婢膝,极尽淫贱之能事,可惜凶哥并不领情,经常让她受尽侮辱。  此时她正抓着陈倩的头发,把陈倩扯起来,陈倩好痛,阿杰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不加插手。李淑如一拳打在陈倩的左乳上,痛得陈倩哭了起来 ,其它三个女王又用脚踢陈倩的屁股,陈倩爬在地上,李淑如扯起她的裙,王雯雪女王立刻拉下陈倩的内裤,李淑如用五寸高的鞋跟狠狠地插入陈倩的阴道中。陈倩感到十分愤恕及羞耻,再加上十分痛楚,林诗宜女王及潘小婷女王捉住陈倩的手,陈倩不停扭动屁股,想摆脱她的鞋跟,她的腿用力一推,把鞋跟完全插入陈倩的阴道中。  她把高跟鞋完全埋在陈倩的屁股中,而跟部则插入陈倩的阴道深处,她不断扭动脚部,坚硬的胶脚跟刮得陈倩的阴道很痛,陈倩不禁叫痛起来。而潘小婷及林诗宜则拉着陈倩的手,陈倩不能反抗,只好任由李淑如蹂躝陈倩的下体。她的鞋底则踏着陈倩的阴毛,陈倩的阴毛被弄得凌乱像杂草一样。陈倩大叫:“主人、主人,救救我啊!”真可笑,把自己凌辱到生不如死的恶魔,陈倩竟然叫他来救自己。  阿杰开口了:“哈哈,贱奴,你现在这麽样子很可爱啊,而且你也应该服从李淑如女王的命令。”陈倩绝望了,李淑如更一手拉住陈倩的长发,陈倩的头向后仰起。  “不要,不要,淑如,我好痛呀,鸣鸣,不要这样!”  李淑如说:“叫我女主人。”陈倩哭道:“女主人,请饶过我吧,我好痛,鸣鸣——”  “先吠几声来听!”  “汪,汪,汪。”  李淑如不停地笑,把脚跟抽起来,陈倩爬在地上。由小至大,陈倩任何事都比别人强,爲什麽现在这样下贱,陈倩不仅成爲了阿杰的性奴,甚至对着李淑如,陈倩都好象很下贱。  李淑如踼了陈倩一下,说:“快起来,别装死!”陈倩哭着站起来,李淑如要陈倩脱了衣服。陈倩不敢反抗,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不一会,陈倩全裸了。这是陈倩第一次全裸面对这麽多人,虽然大都是同性,陈倩也很不自然及很羞耻。李淑如走过来,用尖利的手指甲在陈倩的乳头上捏入去,陈倩惨叫一声,陈倩想挣扎,但王雯雪及林诗宜搂住陈倩的手臂,李淑如说:“贱人,如果反抗,你会死得更痛苦!”陈倩心中一惊,不敢再反抗了,只好忍受着乳头的剧痛。  李淑如说:“快说自己是贱人、母狗、淫娃——”陈倩只好屈辱地说:“我是贱——人、母狗、淫娃——”。接着,李淑如和潘小婷每人拿着陈倩的一边乳房,向外一拉,在角力,陈倩的乳房畸型地向左右两边扯开去,陈倩痛死了,这时陈倩的双手已被林诗宜用一双手扣扣住了,陈倩只好一停地受着乳房被皮肉被拉扯的痛楚。首先是陈倩的乳头变长,接着陈倩的乳房也变成一个长型的袋子,陈倩的乳晕也变成得浅色了,陈倩在中间不停地大声惨叫着,同时,王雯雪及林诗宜蹲下身来,每人一边,又把陈倩的阴唇自左右拉扯起来,陈倩感觉像以前中学时读中国历史的五马分尸一样,不过对一个女人来说,这种痛苦比手脚撕裂更惨烈。整间屋中,都不停地回荡着陈倩的惨叫声。陈倩呆呆地跪在地上,这番折磨把陈倩仅余的尊严都抹煞了,陈倩已完完全全成爲了一名性奴隶。阿杰替陈倩戴上了一只黑色的项圈,陈倩发现原来她们几人脖子上都戴有项圈,李淑如的是红色,王雯雪、林诗宜及潘小婷是绿色。原来陈倩已经被阿杰强制加入了凶哥的一个“性奴俱乐部”,陈倩是一名性奴隶,属于凶哥的性奴,凶哥是俱乐部中主人之一,谁拥有阿杰颈上的白金项链的都是俱乐部的主人之一,有权玩弄陈倩,俱乐部共有三百多名主人会员。而阿杰是俱乐部里的打手,地位在金镣奴隶李淑如之下。在性奴隶方面,是以项圈的顔色的划分,金色的是一级性奴隶、银色的是二级性奴隶、黑色的是三级性奴隶、 而陈倩则是最低级的黑色三级奴隶,在主人不在时,下级性奴要完全服从上级性奴的指示。陈倩绝望了,想不到不单成爲了男人的性奴,在同样是性奴的女人面前陈倩都是最低级下贱的母狗。  陈倩向陈倩的主人磕头后,然后爬到四位高级性奴面前,也磕了一个头,叫她们“女王”,还一个个地替她们舔脚趾,她们哈哈大笑,淑如女王更把整只脚伸入陈倩的口内,陈倩感到极度的羞辱及恶心。   凶哥经常在性奴俱乐部里宴请客人。他请客时,都要俱乐部里的女王级女奴来侍候自己。象今天就有六位女王在侍候着凶哥。  六位女王都全裸着,美玲女王负责替主人及三位嘉宾添酒,恩恩女王不断地捧出食物,而其余四位女王则伴着凶哥及嘉宾。同样也在一旁站着侍候着凶哥的阿杰指着陈倩说:“这头母狗是最贱的,大家随便享用她,她的下体一定好痕,大家吃完后帮帮手,调教一下她!”原来陈倩被他们弄成人体盛。陈倩听到男人们哈哈大笑,其中一名男人说:“哈哈,凶哥,你真是艳褔不浅,如此美女都被你弄成这样!”凶哥夹去陈倩乳房的几块三文鱼,然后用筷子夹住陈倩的乳头,大力地夹,陈倩痛得大叫,他哈哈大笑:“想不到现在的女人这麽下贱!”他用筷子一扭,陈倩的乳头向左边弯了过去,他低下头来,大力地咬了一口,大家看到他喉急的样子,都狂笑起来。一名叫王先生的嘉宾把一些日本芥辣涂在陈倩的左乳头上,把陈倩的乳头及乳晕变成青色。渐渐,陈倩的上身已被“吃”掉了,裸露出整个乳房。客人及凶哥每人一边捉住陈倩的乳头,向外用力地扯,陈倩的乳头及乳房向左右两边扯出去了,中间露出好大的空位,陈倩好痛但不敢作声,另外一名叫JASON的外国人把豉油及芥辣全都倒在陈倩的胸前,流遍了全身。凶哥问陈倩感觉怎样,陈倩陪笑着说:“好兴奋,好开心,谢谢主人的调教!”凶哥又奇怪又兴奋地向阿杰说:“你真厉害,竟然把这个冰山美人变了另一个人似的!”阿杰满意地笑。阿杰说:“大家一起搓弄她的乳头,这头母狗很多淫水的,可以混和海胆来吃!”  凶哥用一个汤匙挖进陈倩的阴道中,掏去了一些海胆,吃了一口,陈倩的乳头刚才在搓弄时,极爲敏感的性器已流出大量的水,凶哥大赞道:“真是美味,这头母狗真是好淫。”四个汤匙一起伸入去,疯狂地搓弄,陈倩的阴唇都被挤得变型了,最后凶哥还用手反开陈倩的阴唇,陈倩感到极度痛楚,他不当陈倩是人,他用力一扯再反开,把陈倩的阴道反到最大,用汤匙伸到子宫大力地刮,陈倩痛得死去活来。但在痛楚中,汤匙不断地刺激着陈倩的阴道,陈倩叫床声响遍了整个大厅,淫水不停地流出。吃完了陈倩的阴道后,他们拔走了陈倩屁眼中的海虾,JASON把所有海草及蔬菜都塞进了陈倩的阴道,陈倩的阴部都胀大了起来,阴唇向外大力地反开.  凶哥混和了豉油、清酒及大量芥辣,倒入注射器中,陈倩一看之下大叫:“不要,不要,不要注在我身上。”陈倩惊得全身颤抖,但注射器已大力地插入陈倩的屁眼中,大量的芥辣都灌进了陈倩的屁眼中,陈倩感到全身火烧般的炙热,肚内热气磙磙,还未痊愈的屁眼産生了剧痛,主人用十多只筷子插入陈倩的屁眼中,然后他们继续在喝酒。最后,王先生拔出了筷子, 诗宜女王带陈倩到洗手间,拿着大水管替陈倩洗身,陈倩像猪狗一样被她洗,她用力扭动陈倩的乳头及挖开陈倩的阴道屁眼,用力地插入去冲洗,陈倩像被屠宰前的家畜一样。  当陈倩到浴室里去洗干净了身体出来的时候,美玲女王、雯雪女王、小婷女王、恩恩女王正替凶哥及三位嘉宾口交着,而平时最傲慢的淑如女王则跪在地上舔着主人的脚趾。阿杰叫陈倩去服侍凶哥,凶哥赶走了恩恩女王,陈倩看到恩恩女王狠狠地瞪了陈倩一眼,爬过去替JASON舔脚趾,而诗宜女王也跪在地上替王先生舔脚趾。  凶哥要陈倩擡高屁股,他淫笑着,陈倩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感到比平时更耻辱。他慢慢地抚摸陈倩短小的阴毛,突然大力一扯,陈倩很痛但不敢出声,陈倩擡高屁股尽量方便他,从两腿之间望着他,他轻轻地用手指拈住她的阴唇,微微拉开,然后他用一只手指往里面撩,陈倩感到好兴奋,用力扭动屁股,她锻炼得极爲敏感的下体已流出大量的淫水,凶哥哈哈大笑,啜一啜沾在手指上的淫水说:“听说你这头贱狗平时装高傲,原来这麽淫!”他很高大,把陈倩抱起来,阳具硬生生直插入陈倩的子宫, 他的阳具虽不及阿杰的粗大,但却很长,直插入子宫的深处,他双手拿着陈倩的乳头,轻轻地搓弄,陈倩很久没遇上这麽温柔的性交,陈倩不禁发出了快乐的呻吟声,下体的淫水不停地流出,他又不停地吻陈倩的颈,陈倩全身都软了,身体上下摆动,配合着他的节奏。他的性能力很高,插了陈倩一小时也未射精,陈倩们转换了不少花式,他现在重后插住陈倩的阴道,一抽一插,九浅一深,陈倩感到全身无一个毛孔不发出舒服的讯息,陈倩轻轻咬着下唇,全身好热,但不是辛苦的热,而是温暖的热流流遍了全身,陈倩前后蠕动着身体,享受着陈倩前所未有的性兴奋.  突然,他停了,把阳具伸出了少许。陈倩急道:“凶——哥,请插入吧,爲什麽要停?”他笑道:“你求求我吧,可能会再插你的,这可是你自愿的吧!我已和你阿杰主人说过了,如果你不自愿,现在可以放你走!”陈倩呆了,一直以来的凌辱性交,虽然陈倩也试过性兴奋,但陈倩一直自欺欺人的以爲自己是被迫的,这令陈倩心中减低了耻辱及自疚感,也是陈倩唯一内心深处仅余的自尊。虽然在鞭打浣肠痛苦当中,陈倩也感到丝丝的兴奋,但心中一把声音还以爲自己是受害着。但现在要陈倩自己说是自愿的,陈倩千万个不愿意,但肉体上的反应及感觉是不容抵抗的,陈倩媚态毕现:“凶哥,请你来吧,请你插入吧,猪奴隶下体很痕,很想你巨大的宝贝插入来,求求你。”阿杰走了过来说:“好,你终于成爲一名合格的性奴了!”陈先生哈哈一笑,把陈倩举起,用力地插入阴道。陈倩内心仅有的尊严都没有了,陈倩已不能再掩饰自己是淫妇的事实,她是天生应该被男人插洞的,这是陈倩的终极屈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更多

上一页: 主管的爱
下一页: 拐卖人口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游客请勾选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